崔立
  7月初,我在小區的綠化叢中徘徊著,一位農民工跑來,說,門口有個小伙子,說要來做養護。我眼前一亮,可以呀。
  我是老闆委派在這裡的綠化主管。夏天,是最缺農民工的時候。天熱,工資也不高,誰願意在暴曬下幹活呢!
  看到的第一眼,我心頭微微一暗,與其說是個小伙子,還不如說是大孩子。個兒不算高,又瘦。
  我說,你叫什麼名?大孩子說,我叫李想。我說,多大了?李想看我一眼,說,18歲了。我搖搖頭,說,看著不像啊,身份證有嗎?李想的手在口袋里摸出了一張身份證,遞給我。我算算時間,18歲確實也到了。再看地址,是千里之外的。
  李想說,我考上復旦大學,想趁這兩月掙點錢,貼補些學費。說話語氣間,暗含著驕傲和興奮。
  我說,行,那就留下吧,把這兩個月乾好。
  說乾就乾。
  不過,養護的活兒,可不是那麼容易乾的。夏天花木都是早晚澆水,其餘時間也不閑著,要去烈日下除草,或是修剪綠籬及一些小灌木,再或是打打藥水等。中間只有2個小時吃飯和午睡。
  幾天后,我在小區巡視綠化時,看到了在修剪枝丫的李想,明顯黑了,似乎也更瘦了。我說,李想,怎麼樣?扛得住嗎?李想朝我笑笑,有些青澀的表情,說,沒問題。
  8月中旬,天氣預報說有颱風暴雨。老闆關照,讓工人們加班,加班費翻倍。要保證小區內每棵樹的安全加固,避免傷害到居民。
  我點兵時,跳過了李想,點了下一個農民工。李想急了,說,讓我也加吧,我要掙錢!我說,不行,你太瘦弱了,扛不住的。李想說,我行的,我一定行!幾個工友也支持李想,說,主管,你就讓李想參加吧,我們會照顧他!
  暴風雨比我們想象中來得激烈,而且一落就是十幾個小時。我們先是和小區保安一起搬沙子,在小區門口築起一道防線。一袋袋沉沉的沙子扛上了李想的肩。李想抖了抖,似乎是很想鎮定下來。但,太沉了,整個人都在打著擺了。
  我看著不對,趕緊走過去,想要去扶李想。李想笑笑說,沒事,我能行。邊說,邊顫巍巍地緩緩走向門口。
  雨勢小了,風卻越來越大了。
  我們趕緊回到綠化地里,檢查那一棵棵龐大的香樟樹、女貞樹,還有其他需要加固的樹。
  在風中,李想和工友們一起配合著。李想是負責拉鐵絲的。李想的臉,已被雨泡得白白的,幾乎沒有一絲血色。
  這次抗災後,李想整整睡了三天三夜。
  我去宿舍看他,睡在上鋪的李想靠著枕頭,支撐著就要坐起來。
  我說,沒事,好好休息著吧,我和老闆打過招呼了,這幾天,你的工資照算。
  李想一臉感激,說,謝謝您。
  我說,能問你個問題嗎?其實,你完全可以做些別的,為什麼一定要做這類活呢?
  李想沉思片刻,說,其實,我一是為掙錢,二呢,也想體會下做農民工的感覺。我的父親,就在不遠處的一個樓盤,做建築工人。
  李想還說,我也去過一些樓盤,也想做一名建築工人。不過,因為我的瘦弱,他們都沒要我。所以,我才來到了你這裡。再有幾天,我就該回學校了。明年放暑假的時候,我還要來這裡幹活。
  我笑笑,說,歡迎。
  我握住李想瘦小的手。我握出了堅定與有力。
  (原標題:我叫李想)
創作者介紹

生BB

bo05bode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